魔王十忧

瞎写?希望明天就中考。

毒龙低头要去啄玉箫唇,被玉箫一巴掌呼开了。
毒龙也不恼,笑眯眯捉住了玉箫自己送上门的手,轻轻地吻了吻指尖。
玉箫心中一团无名火还未熄,此时甚有暴涨之意。无奈玉箫拿他这个尚还压在他身上的小白眼狼徒弟没辙,又浑身酸软,没法好好修理他一顿,只好装腔瞪了毒龙一眼。
彼时玉箫眼角猩红未退,眸中含着水光,这一眼着实没什么威慑力。但当玉箫与毒龙一对上眼,却又不住的侧头,露出带着红痕的玉颈和耳背。
他看到毒龙眼里分明燃着火,熊熊烈火灼烧着一个他。